一百八六 点灯人-慈悲神灵埋白骨 (第1/2页)

加入书签

地上秩序不存。

粗粝的土地,万物野蛮生长。

东边有只妖,率了蛇熊虎豹称王。

南边有强人,陶罐子里装着数不尽的虫豸,直把妖怪们腌臜得往后退。

天上有鸟身鼠尾的精怪日日巡游,海里有漩涡里吐息的浮藻,远远看着都无人不颤栗。

挣扎的世道。

尊为万物之灵的人类依旧占据了大片土地,肆无忌惮地破坏、重建,在战争中延续生命。

明明姜珣生命力强劲,丹田内也灵气充盈,却有汹涌的、绵延不绝的、无法忽视的饥饿感从腹中遍及全身。

口齿间忽地变成两排软烂牙齿无尽的胀痛酸疼只想一颗颗敲碎拔出徒留红色牙龈摩擦苦涩的坚硬食物,腔壁上的坑洼溃疡只道是寻常。

灵机规律地依循经脉流注滋养血气肌肉的她挥剑上千次的有力的手臂,外表无异,内里亦无异常,却寸寸有劳损之疲痛。

她由清音度魂法术种子扎根的不染灵台,无端孳生了杂乱欲念,纷繁如往生扬撒的纸钱。

清明的双眼被求生之念染上了世俗。

她饿,可目之所及的无人不在饥饿道中,便是天上的燕雀也是瘦骨嶙峋地被猎户打下和骨入腹。

她寒,可耳之所濡的无人不在饥寒中,便是高墙下的青壮也只有麻草覆体。

她累,可这双割草烧火织线的手之外,只有死人的白骨不在劳作。

上一辈的,下一辈的,都是如此。

因是她灵魂深处的本源深厚,她熬过了一年又一年,但战争的余波不比挑嘴的饕餮,更无情地吞噬了穷苦人的稀薄艰食。

战争的余波轻而易举地击垮了她,或者说,也吃下了她的求生之念。

姜珣猛然看向那株草,突然明白了这就是东乙青木的前身。

“那她通感的那个女子,是什么存在?”

虽有高高在上的评判之嫌,苦难也无高下之分,但在浓稠悲伤中姜珣勉强打捞起回忆碎片拼凑出另一个故事。

没有避孕手段的农户毫无意外地接受了昭示他们还在壮年的她,更勤奋地耕地侍苗,在屋前多了一垄菜地,和一座鸡舍。

她出生了,菜地也欣欣向荣地绿,黄色的小鸡仔在其中啄着虫。

农人更爱翠绿与金黄。

战争从不止息,赋税只增不减。

含饴弄孙的老人在她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 原神:开局天火自裁 铸仙族 诸天!开局获得阿兹特克金币 嘿,美好的世界! 我在柯南世界当侦探 犬啸山河 绝地天通:我创造了末法时代 武道人仙 药神,从我不是药神开始 穿越港综当警察但系统不对劲 最强师祖,谁动我宗弟子,我灭谁 与凤行:让你当怂包,你成上古神 一人:棒打陆瑾!板砖拍天师! 神格寻诸天 在乡村爱情当村支书 洪荒我成了先天神圣 圣尊无上 一颗电磁果实在海贼世界玩出花 神域仙主 海贼:极恶之徒,天龙人闻风丧胆